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古装戏曲】金玉情缘 ——第四场 主仆易嫁

作者流石  阅读:1269  发表时间2018-04-07 06:57:47
摘要:上场戏说到利公子欲利用张妈帮忙勾搭小姐未成而恼怒以及左良梅带文必正到徐府说亲,文必正被徐员外和小姐试其才艺以及徐府最终决定让小姐与文必正成婚的故事。这场戏说的是因为文必正处境特殊只能以茅草屋为新房而被徐府家丁说三道四引起小姐装病拒婚让徐员外只能以丫环百合代嫁并在新婚之夜面临灭顶之灾而最终有惊无险只能远走他乡的故事。

【离土地庙不远的山坳里,三间破茅草屋被布置一新,老生和净以及小生袖手旁观,老管家带众家丁忙忙碌碌。】
   老生(白):徐大人,亲家翁,对这新房你可还满意?
   净(白):老恩师啊,我没啥不满意的,为了这儿女婚事昨天还与贱内吵了一架,她就怕我女儿过来享不到福,还要受苦啊。
   老生(白):这一点你夫妻俩就别担心了。这孩儿人好,肯定会善待令爱的,虽然眼下有些困难,我俩在银钱上给些资助也就过去了。必正孩儿,以后你将如何善待小姐啊,还不赶紧在岳父面前表个态?
   小生(白):岳父大人呐。
   (唱):我与小姐自幼订了娃娃亲,
   与她也有青梅竹马情。
   我能与小姐成婚配,今生决不做负心人。
   此誓有天地日月做鉴证。
   我若忘恩负义背誓言,定受那天打雷劈火烧身。老生(白):住口,发什么誓,大吉利的日子赌什么毒咒?净(白):我没要你发誓赌咒,只要我女儿不受欺凌,不受委屈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老管家【上前】(白):老爷,新房已经布置完毕。
   净(白):好,你看看还有什么生活用品需要添置的,叫人去买了回来。这天寒地冻的,运东西不方便,多去几个人。这房屋四周的缝儿要堵好,别冻着新人。
   老管家(白):老爷吩咐得好,我马上叫人去办。【给众家丁分派任务,与众家丁同下。】
   净(白):老恩师,前面不远有个凉亭,我早就吩咐下人烫了一壶酒在哪儿,我们前去饮酒赏雪如何?
   老生(白)客随主便,老朽也正有此意。
   净(白):老恩师,请。
   老生(白):徐大人,请。
   【净、老生及小生三人同去凉亭】
  
  
  
   【官道,徐府家丁某甲上】
   某甲(白):要想快活似神仙,得会送人上西天。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在徐府伺侯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有苦劳。我一直想把那个叫百合的小丫头弄到手,在老爷和老夫人面前提过多少次了,他们总是不答应。上次憋不住了,想把百合摁倒办了,可被那丫头挣脱了,还到老夫人跟前告了我一状,害我受了一顿狠打。到如今,你们能把小姐嫁给乞丐,为什么就不能把那丫头赏给我呢?那癞头乞丐不过是个逃犯,到处都是通辑他的告示,我这发财的机会到了,岂能错过?一见官差才知道,那个帮叫化子说亲的老头子也是当今皇上跟前大红人九千岁爷的死对头,那官差已经飞鸽传书了。平时要找那乞丐是找不到的,现在他和那老头子在一起,都是嘴边的大肥肉了,岂能飞掉?明晚是洞房花烛夜,也正是杀人放火天呐,我这有好戏看了。把这一对所谓的玉麒麟一勺烩了,我也就坐等升官发财了。做了人上人,我由奴才当主子,这才叫杨眉吐气呢。时候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免得那个老不死的管家起疑心呢。【下】
  
   【徐府大院,张灯结彩,灯碧辉煌。】
   【老管家领众家丁上,丫环、杂役也忙进忙出。】
   老管家(白):各位都忙里忙外的,忙了一整天了,明天还要忙一天,老爷吩咐了,喜事办好了,各人都重重有赏。今天大家都累了,各人做好手头上的事,做好了都早早休息。明天还要早起,望各位到时候都打起精神来,把这婚礼办好,让徐府再兴旺发达起来。
   众家丁、丫环、杂役(同白):好的,谢谢老管家。【老管家下】
   【众家丁离开大院,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贴旦扮水莲捧香茶上绣楼,听到家丁谈话,停下。】
   家丁甲(白):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癞头乞丐凭什么能娶小姐?
   家丁乙(白):可不是吗?老爷已经下了请贴,说明天将小姐嫁给老太傅的义子,要是那些宾客们都知道了老爷的佳婿就是一个癞头乞丐,以后徐府的脸往哪搁啊?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出门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家丁丙(白):还有更过分的呢。说好是与老太傅的义子结婚,可是那老东西连一幢豪宅都舍不得买,还怨人家狮子大开口;那小东西连租房都不愿意,就说怕有意外,住不长久;结果就找了这么一个人家不用的破茅草房子,老爷竟然还同意了。我们就落得一忙一累,这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养猪。小姐以后跟了那个叫化子,有苦吃呢。
   【老管家返回】
   老管家(白):你们还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怕徐府不够乱啊?都给我滚,滚!
   【众家丁作鸟兽散,贴旦捧香茶上绣楼。】
  
   【绣楼上,小旦正在读《列女传》,贴旦捧香茶进来,放下。】
   贴旦(白):小姐,小姐,你真决定了要嫁给那个癞头乞丐穷书生吗?
   小旦(白):不嫁给她,我还能嫁给谁?
   贴旦(白):小姐,你是整日在闺房里,绣楼内,两耳不闻窗外事呀,你不知道那些下人们闲言碎语的话有多难听啊。
   小旦(白):谁要嚼舌头让他嚼去,我们还能把所有人的嘴都封住不成?
   贴旦(白):奴婢刚才捧茶上来听去布置新房的家丁们回来说,你的新房是一个人家弃之不用还四面透风的破茅草屋呢。你跟了这样一个米无一升、柴无一捆的穷鬼还不得冻饿而死啊?家丁们说你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说老爷不是在嫁女儿,倒是像在卖养猪呢。
   小旦(白):住口!大胆奴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小旦放下手中书,去撕贴旦嘴巴,帖旦躲过,跪地求饶。】
   帖旦(白):小姐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听我说说心里话好吗?
   小旦(白):讲。再敢胡言乱语,非得叫人打烂你的嘴巴不可。
   帖旦(唱):小姐,小姐,你听我说。
   奴婢从小是孤儿,爹娘冻饿而死在大雪灾。
   亲哥哥为了让我活命将我卖,卖到徐府十一载。
   奴婢摆脱了穷命债,好像是死而复生再投胎。
   小姐生来在富贵家,怎知道穷苦人冻饿难挨?
   小姐跟奴婢,名份上是主仆,
   实际上像同父同母。
   奴婢千思万想,就怕小姐跟着他,
   再去遭罪吃那饥寒苦。
   小旦(唱):只听水莲这一席话,奴家心里好像石头砸。
   明天就要出嫁,往后的日子真叫人担惊受怕。
   说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棒槌抱着走。
   女人啊,听什么三从四德,终身不自由。
   写什么贞妇烈女,哪一个不遭罪吃苦?
   小旦(唱):奴家也想终生受这富贵荣华,
   怎能胡乱的嫁给一个倒败人家?
   小旦(白):女人就是这个命,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呢?
   帖旦(白):小姐,腿长在你的身上,只要你不上花轿,谁也拿你没有办法。
   小旦(白):这不妥吧?昨天还说得好好的,马上就要变卦。
   贴旦(白):有什么妥不妥的?天下好男人多的是,离了文家,再嫁给一个富贵人家,去了就享福,多好啊。
   小旦(白):我不上花轿,总得找一个不让爹娘难堪的理由啊。
   帖旦(白):这还不容易吗?这些年来小姐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明天可以装病啊。
   小旦(白):好啊。起来吧,我们再合计合计。
   【贴旦起身,陪小旦说话,并服侍小旦安寝。】
  
   【新婚佳期,小生穿新郎装,戴大红花,骑俊马,徐府家丁牵马,杂扮乐队和轿夫,奏乐、抬大红花轿上。】
   小生(唱):今日里总算是如愿以偿,我做新郎,娶新娘。眉开眼笑,喜气洋洋,好似中了状元郎。
   九泉下的亲人啊,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多亏了老义父,多谢了好岳父,
   二位老人的鼎力相助,让我与小姐配呀配成双。
   家丁(白):姑爷,姑爷,徐府到了,老管家在门口相迎,请下马。
   【鞭炮响起,老管家上前相迎,小生下马,花轿停下,奏乐中止。】
   老管家(白):姑爷,老爷吩咐我在此恭候,请随我来。各位请到客厅用餐,等大家酒足饭饱,小姐收拾妥当后就上花轿。
   【二家丁上,一人牵马去后院喂食,一人招呼乐队人员和轿夫去客厅,小生随老管家去花厅。】
  
  
   【花厅内,净和老旦坐书桌两旁】
   净(白):夫人呐,今天是女儿大喜的日子,你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呀?
   老旦(白):我犟不过你,你偏要把女儿嫁给一个我看不上眼的人,我能高兴吗?不过我也想通了,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这妇道人家也只能听天由命就是了。
   净(白):穷无根,富无苗,想当初,我夫妻不也是一贫如洗吗?现在享受富贵荣华,凡事还是要眼光放长远点为好。
   老旦(白):老爷说的有理,今天知府、知县和四方乡绅都来了,老爷该到前院招呼贵客才是。
   【贴旦慌慌张张,急急忙忙进花厅。】
   贴旦(白):老爷,夫人,不好了,我刚才给小姐穿戴梳妆的时候,小姐忽然肚子痛,痛得在床上打滚呢。
   老旦(白):啊,女儿呀,我的心肝,娘马上过来看你。【随帖旦匆匆上绣楼。】
   净(白):女儿这两天身体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了?病得还这么巧?莫非女儿改变主意了?我也去看看。
   【净欲离开花厅,老管家引小生进门相遇。】
   老管家(白):老爷,新姑爷已带到。
   小生【对净行礼】(白):老岳父在上,请受小婿一礼。
   净(白):好!好!贤婿请起,老管家,带新姑爷去单间吃酒席,好生款待。
   【管家应允,带小生离开,净上绣楼。】
  
   【绣楼内,小旦扮徐牡丹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哼哼唧唧。老旦摸小旦额头,给小旦盖被,小旦躲闪,蹬被,贴旦也在床前伺侯,净进门。】
   净(白):女儿呀,你这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呢?
   小旦(白):哎哟!哎哟!爹爹呀,人吃五谷生百病,这病说来就来,我能叫这病儿见我就躲吗?我痛得受不了,爹爹快去请郎中来吧。
   净(白):好!好!我这就叫人去请。
   【净欲转身离开,又转回来。】
   净(白):慢着,这孩子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贸然请外面郎中来,总感觉有些不妥。有了,夫人呐,这几年来,女儿一直由百合服侍。百合是名医之后,她也懂些医理,会些医术,小姐的身体也是由她调养好的,我叫人请她来可好?
   老旦(白):好,好主意。
   贴旦(唱):不好不好真不好!小把戏马上就要被戳穿了。
   今日若不把这婚事搅,小姐今后要吃苦受煎熬。
   我肯定要做陪嫁的丫环也得把罪遭。
   贴旦(白):老爷,夫人,不行啊,不行啊。小姐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百合姐姐是看不好的,如果让百合姐姐耽误了小姐的病情,那就更不妙了。
   净(白):水莲,百合的医术我心理有数,我马上就叫人喊她过来。
   老旦(白):百合那丫头正在厨房里烧菜,今天客人这么多,她恐怕抽不出身啊,要是怠慢了贵客也不好啊。
   净(白):府里的杂役多着呢,做饭烧菜不缺她一人。到底是给女儿看病重要?还是做饭烧菜重要?
   小旦(白):哎哟!哎哟!我肚子好痛啊,我这病是治不好的,叫谁来都没用。爹,娘,你们都别管我了,让我疼死好了。
   净(白):胡说,水莲还在这里傻楞着干什么?快叫百合上来给小姐看病。
   老旦(白):傻孩子,别说气话了,水莲还不快去?
   贴旦(白):是,老爷,夫人。【下】
  
  
   【厨房里,传菜的家丁进进出出,灶台上忙忙碌碌,正旦扮百合在热菜,张妈在煮饭,贴旦上。】
   贴旦(唱):百合姐姐总是常常被人夸,
   水莲我总觉得处处不如她。
   百合姐姐为人直爽本领大,
   我这一点小伎俩哪能瞒得过她?
   不找她,老爷夫人跟前交不了差;
   找了她,又怕她在老爷跟前说真话。
   (白):唉!我这真是进退两难,自找麻烦。呀,不知不觉到厨房了,百合姐姐,百合姐姐。
   正旦(白):水莲妹妹喊我何事?
   帖旦(白):小姐病了,老爷和夫人叫我喊你去看看。
   正旦(白):小姐这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呢?这里面必有蹊跷。张妈,我要去给小姐看病,你就要多操劳一些了。
   张妈(白):孩子,去吧,这些小事暂时还累不着我。
   【贴旦引正旦同下。】
  
  
  
   【绣楼内,净与老旦在安慰并服侍小旦,帖旦与正旦同上。】
   贴旦(白):老爷,夫人,百合来了。
   正旦(白):奴婢见过老爷夫人。
   净(白):百合来了,快给小姐看看究竟是何毛病。
   正旦(白):奴婢用心察看就是了。【查看小旦病情】
   【老旦拉净到一旁。】
   老旦(白):老爷,女儿病成这样,这亲事延缓几日如何?
   净(白):夫人说哪里话来?如今花轿就在门外,厅堂内又高朋满座,还要再延缓几日嫁女,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老旦(白):女儿都病成这样,还怎么嫁?
   净(白):百合不正在用心看吗?
   老旦(白):百合,百合,百合是神仙呐?她看一看小姐的病就好了?
   净(白):夫人莫急嘛,听听百合是怎么说的,再做下一步打算如何?
   【净和老旦又到小旦床前。】
   净(白):百合,小姐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啊?

共15236字上一页1/4▼下一页
【编者按】好一段精彩的金玉奇缘!文必正好不容易娶上老婆,无奈还是赝品。初时小姐念旧情还是默认了这桩婚事的,奈何家中闲言碎语,说得难听,无非就是文必正穷困潦倒,脏乱不堪。三人成虎,小姐不由改了主意,誓死不嫁那个赖头乞丐。这才有了百合替嫁之说,然而这位百合丫头懂医道、识大体,而且聪明贤慧,未必不是好事,没准这次文相公还真蒙对了呢!新婚之夜,强盗(其实是宦贼派来的杀手)要来加害文相公雪妻,幸亏贾半仙贾老伯拚上老命骑快马急匆匆速前来报讯,几人仓慌出逃,好不容易脱离险境。文相公夫妇二人去了桃源山寨,欲知后事,且听下回。【编辑:联丹】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联丹  2018-04-07 07:01:04

谢赐稿,江山有您更精彩!故事惊奇,十分动人。祝流石老师下集更精彩!拜读学习了。

回复1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30:42

谢谢编辑老师,你辛苦了,你的鼓励和帮助也是我在创作之路上前进的动力。

2楼 文友:联丹  2018-04-08 15:28:51

流石老师在戏曲方面是个行家里手,生旦净丑、唱念做打各样角色打磨得十分稔熟。不用说这出戏必定是费了很大功夫和精力的,对老师这种不懈的敬业精神深感金钦佩。再看一遍,越看越有滋味,实是大家所为。

回复2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37:43

行家里手谈不上,只是这两年,我为了写好自己的剧本也抄读了一些名家的剧本,在无形之中略有些收获。我的创作速度慢,又要上班,一场戏我差不多要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是无法一天写成千上万字的,只能在字词句上和故事上多下些功夫,慢工出细活。

3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4-08 16:10:26

文笔很好呀

回复3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38:03

多谢关注。

4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4-08 21:29:20

流石老师的剧本故事动人,人物鲜活,越看越有滋味。若搬上舞台演出,定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回复4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41:01

借你吉言,我希望该剧能搬上舞台或者被拍成影视剧,后面还有一些故事,我会更认真的去写的。

5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4-08 21:31:52

此集非常吸引人,我盼望早日看到下一集。

回复5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43:51

我会抓紧时间创作的,也争取让大家早日见到这一部比较完整的、完美的好戏。

6楼 文友:杨天杰  2018-04-09 13:12:53

拜读流石老师的剧本,非常有趣,故事惊奇,不愧戏剧行家。向老师学习,点赞!

回复6楼 文友::流石  2018-04-10 10:48:32

行家谈不上,互相学习。你的戏都写得比较短小凝练,而我的戏总感觉写得有些太冗长了,我手头上的长戏写完以后,我也会争取写些短戏的。

共1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pmw/fR3.html /bbsy/fJ4.html /888/dC0.html /8848/ac2.html /sh/hK8.html /bosoo/To4.html /123/xK0.html /ggs/AF3.html /bbsy/ox6.html /bg88/qk1.html /123yn/xy1.html /hn/lQ8.html /8848/Ef0.html /boss/WP4.html /8888/IW0.html /gupiao/Xy0.html /123/GL2.html /hb/EC8.html /tyb/sm2.html /ggs/SC0.html /3088/xE7.html /gpw/oM5.html /ggs/bC6.html /123/wX4.html /sh/Gs1.html /1088/hv6.html /123/Zl2.html /ks/Li8.html /0088/vK5.html /hn/gq2.html /bbsy/lK3.html /jx/Ak1.html /hb/Qa3.html /ggs/cH2.html /8888/bX4.html /xyw/Xy1.html /bosoo/jQ5.html /bosoo/Sd4.html /bbs/dJ2.html /888/fe0.html /ymw/Lp2.html /ggs/fo4.html /baijia/Fl2.html /bg88/JK8.html /ks/my1.html /ks/kT6.html /bbs/nv2.html /bosoo/uV2.html /123/hU2.html /1088/yt1.html /3088/Gz6.html /3088/Be2.html /ks/ia5.html /3088/Vo4.html /jx/cZ8.html /123/mN1.html /ks/kX4.html /xyw/Qi0.html /gpw/bJ0.html /123/ck7.html /123/Oh2.html /hn/hf3.html /bbs/WV6.html /123yn/jx0.html /bjj/Pk5.html /88410/Pv1.html /sh/yl1.html /hn/xT8.html /pmw/HH4.html /3088/Zp4.html /bbsy/vW1.html /boss/Lr7.html /ggs/Gd7.html /888/XI8.html /bjj/Ff4.html /ymw/Pd7.html /bosoo/XR6.html /xyw/rw0.html /erdian/Jq5.html /bbs/fk2.html /daxue/oW2.html /88410/en4.html /8848/zm3.html /baijia/EA3.html /8848/gi8.html /ggs/Ny2.html /8848/wY8.html /gupiao/ge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