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一垄小圃,盛满经年的故事(散文)【山泉】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酒家】一垄小圃,盛满经年的故事(散文)

作者山泉  阅读:2206  发表时间2018-04-26 23:35:31


   老屋前的院子,破砖烂瓦,杂草丛生,长虫出没。目睹此景,心底涌出无限的苍凉和悲怆,即便看淡了云淡风轻,任心宠辱不惊,也绝非去留无意。于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几多个黄昏,我鞠耕于其间,如此三年过去。
   “重回首,去时年,揽尽风雨苦亦甜”。我知道,一垄小圃,难容世间百态,只可安放和品尝由此收获的童心和不会忘记的往事。俯身泥土之上进入草木之间,不断地付出与收获。看不变的景物善变的人生,悠悠吹过四季的风,或狂暴或轻抚,撩拨着那些久违的过往,心心念念,盛满时代的悲欢。
   院脚一隅,自然加人为堆积的茅草朽木下,居住着野猫一家子,就从未见过猫爸爸。猫妈妈身形苗条到极致,黑白相间的毛发飘逸潇洒,上蹿下跳身手敏捷。这一年,猫妈妈养育了五个孩子,在我专注劳作之初,它们一家眯着好奇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慢腾腾的动作,久而见我无敌意,就如常生活。猫妈妈在杂草丛中,捉老鼠抓长虫,孩子们无忧无虑相互打闹嬉戏。为了和它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之后的日子,我随身捎点肉干之类的食物给它们,在炎炎三伏天用破罐子为它们装满饮用水。久而久之,我们成了“熟人”,它们“喵喵”地叫着,无所顾忌的在我身边跑来跑去。后来,猫孩子们长大了,四只出去闯江湖,只有幺儿在家,每天到村子后的垃圾坑里,找鱼刺和肉骨头,叼回来伺奉它的老母,不久后,我发觉老猫妈妈不见了,只有幺儿一个,在它们的老窝里,独自生活。
   当地老辈人有俗语说“猪来穷狗来富猫来穿套裤”,意思进来家里的动物,不欢迎猪。可能是猪好吃懒做,狗守门猫捕鼠,狗和猫来家最好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山村是没有野猫的,为了那点可怜的粮食不被老鼠糟蹋,大部分人家都养只猫,没有肉干给它们吃,就下田的时候捞些小鱼小虾喂养。忠实的小猫日夜守护着简易的粮仓,在冬天冷的时候,偶尔来主人身边的火塘边,眯着眼睛烤会儿火。没有猫的人家,就来主人家借,说我家老鼠太多了,你家猫借我家几天,于是小猫被乖乖抱去帮他家干活。若干年后小镇成了都市,小猫成了宠物,被小少妇们怀抱在身,宠爱有加,后来少妇们有了更好玩的哈巴狗,小猫咪就被遗弃,成了野猫流浪天涯。
   一日,院子的草丛中,来了一只巴掌大类的癞蛤蟆,我知道它是癞蛤蟆,是因为它灰黑色的背上有无数个鼓起的小包,样子丑陋,一点也不可爱,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蟾蜍。在我割草的时候,它鼓着腮瞪着眼与我对视。我知道它是来捉蚂蚁找蜗牛吃的,我割了杂草,在下雨的时候,它也许就找不到蜗牛了。就奇怪高高的院墙,它没有猫的灵敏,是怎么进来院子里的。不到雨季没有蜗牛的日子,癞蛤蟆可以吃菜叶和花草上的蛆虫,还有数以万计的蚂蚁。
   身着黑色衣裤大头细腰高翘屁股的蚂蚁,来自槐安大国,“蚂蚁缘槐夸大国”,它们久居槐安大都市,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它们无意间也知道了高晓松“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名句,于是就想到另外一个世界走走看看。在春夏之季踏青的好季节,每天黎明时分,运筹帷幄的蚁王,就派出若干只工蚁组成的侦察兵到院子里来,寻觅有美味或者比较好玩的地方,找到后用触角上的先进通讯设备告诉后面的第二梯队,如此依次传回槐安大本营。不久,数以亿计成群结队连绵不绝的蚂蚁大军,浩浩荡荡而来。那只像穿山甲一样不怕叮咬的癞蛤蟆,就蹲守在途中,大快朵颐。一年不到,癞蛤蟆天天饱食终日,不注意锻炼身体,就脂肪过高肥胖死了,又成了蚂蚁的大餐。蚂蚁们如果只吃癞蛤蟆和生长在菜蔬上的虫子倒也罢了,问题是它们大多数时候还去啃噬新鲜的果树叶,咬断菜蔬茎,还爬满我种的丁香花炮仗花,与蜜蜂争食花蜜,在花的藤蔓上大兴土木,构筑造型优美的安居工程,还从窗子缝隙里钻进我家里乘凉,在沙发上嬉戏。
   癞蛤蟆是不吃天鹅肉的,何况它想吃也吃不到,它单枪匹马不惧牺牲,能帮我消灭无所顾忌的黑蚂蚁,就不容易了。蚂蚁实在太多,我一直期盼癞蛤蟆的同伴们到来,可惜的是它到胖死的那一天,依然是孤独的一只。我想起了童年时候,那些山箐边生长的石蚌,它们是癞蛤蟆的远房亲戚,两栖动物,天气好的时候,白天生活在山溪的石缝中,夜晚出来溪边捉虫子,发山洪的时候,它们就跑到陆地栖息。而今,这石蚌也少见了,人们吃腻了大鱼大肉,就胡乱捕捉高价购买这美味的山珍。
   另外一窝白蚂蚁是我翻地时候,不小心挖到它们的巢,就赶紧用土掩上。这白蚁不同于黑蚁,传说中它们啃噬屋子上的梁柱,是害虫。其实大多时候白蚁是吃朽木的,山里人知道,只要在用木料建的屋前屋后,随便放几截朽木,它们就不会去危害屋子。其实任何动物,你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吃饱了撑的也不会来侵犯人类。在一个空山新雨后的夏季,我欣喜地看到,在白蚁窝的巢穴之上,就生长出一片野生菌中的极品,当地人叫鸡枞的美味来。这鸡枞至今人工无法培育,想不到在院子里就自己长出来,这得归功于白蚂蚁,听说它们在巢穴里自己制作一种什么含酶的菌,它们吃不完的部分在雨水空气土壤的作用下,就能长出鸡枞来。
   小圃里一年四季都开着菜花,平时是蔬菜花,到了夏秋之交的油菜花,一片金黄,数不清的蜜蜂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在菜花间忙忙碌碌。我细细观察,它们真的很辛苦,不像蜻蜓、蝴蝶之类的昆虫,忙累了还歇下来休息一会。蜜蜂们一直要到两腿间裹满黄色的花蜜,才驮回家去,再飞回来。“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它们不知道自己辛苦一辈子,劳动果实被贪婪的人类窃走了,其实,它们知道了也无可奈何,面对高级动物,它们实在太弱小,只能任人欺负。
   世界这么大,一垄小圃,不曾让小动物们安居乐业。
  
   二
   院子外边,有几棵老树。
   “树老心空,人老癫懵”,老树大部分是阔叶类植物,冬季落叶,到开春后就长出嫩芽,之后逐渐铺满四处散开的枝丫,一片翠绿在风中沙沙作响。这些树最老的估计已经千年,最年轻的已经上百岁了,它们弯腰驼背歪脖子,老人们说龙上天还要借弯腰树呢,问题是龙太少了要不了那么多弯腰树,活着的人又无法上天。老气横秋的老树,大部分树心在风霜雨雪中已经被岁月淘空,成了蜜蜂大黑蜂小鸟猫头鹰等动物们天然的巢穴。老树自弹弦子自宽心,经年与世无争,倾听村子里的老人讲完关于自己家族的故事后,被年轻力壮无处发泄的年轻村夫们连根刨起,大卸八块后变成柴火,或烤烟或煮饭,在缕缕火焰中化为灰烬,成为人类的牺牲品。而今,院子外遗留下来的几棵,还在苟延残喘,还在通过老辈人们讲述着树家族的故事,好在那些年轻的村夫们大部分荒芜了良田土地,辞别了父母妻儿,背井离乡打工去了。
   村子中间的晒场边上,有一棵硕大的榕树,榕树奇形怪状的根系边,自古以来就堆砌着大小不一未经打磨的石头,很早很早以前开始,村子里的老人们就带着到处乱跑的孙辈们在此纳凉闲聊,经年累月石头和树根已经磨得光滑。遇到天气干旱的年份,村民们在祭师的带领下,在大榕树下摆上三牲果品,虔诚地祭龙求雨,这大榕树就被称为龙树。每年到了夏秋季节,果子成熟的日子,伴随着蝉儿高唱声,成千上万的小麻雀吃腻了梯田里的稻谷,来吃树上的果子,天黑了就在此歇息,歇息前总是在唧唧喳喳声中或大声喧哗或家长里短。乐极生悲,在那年破四旧立四新扫除一切害人虫的某一天傍晚,村子里的麻子队长突发奇想,别出心裁的让人用几个瓦罐装满火药,悬挂到高高的树桠上,“嗤嗤”的引线声后,传来一声巨响,无数麻雀伴随老树叶子铺满一地。在食物短缺的年代,这可是美味。在哈哈大笑中他脸上的麻子窝窝都笑得挤在一起,带人用箩筐捡拾后,拔毛剥皮,到烤烟房烧烤“肿脖子(方言大吃之意)”。恶有恶报,人眼不见天眼见,麻子亵渎了神树,夺去了无数麻雀的性命,未几,横行乡里欺压村民作孽多端的麻子猝死了。除了他的老婆孩子,没有一人为他嚎哭,村民们都说自作孽不可活,早该让他下地狱。
   那棵长在箐沟边上的树头菜树,结局比大榕树要好一些。一般的树头菜树不会太大,锄头把粗是最常见的,这一棵大树说几百年,是它的树身要两人才围得过来,它没有弯腰驼背更没有空心,挺拔的树身直插天空。它的树叶从嫩到老都是可以食用和药用的,饥寒时候果腹,生病时候清凉解毒。不幸的是它长在箐沟边,无意中就得罪了一户恶霸。恶霸老婆像老母猪下崽一样一口气生了一群小恶霸,平常无事可做,就在树下开垦荒地,说就着沟边水好栽种。谁知阴翳蔽日的树冠遮挡了阳光,他家的荒地就种不出庄稼来。老恶霸恼羞成怒,让大的几个儿子轮流上阵砍树,那时候还没有电锯,用斧头砍了三天,在含泪中老树轰然倒下,看见的村民说砍开的树身上,流淌出殷红的树汁。坏人的结局都差不多,不几年他家在外地的大儿子就带了怪病,还不到中年就含笑九泉。
   有的树死了,其实它还活着。树头菜树的根系并没有死,几年后,串到我家院子里来的根系长出几棵小树。母亲浇水施肥用心呵护,在慢慢长大中成熟,摘来树叶用米汤泡后拌上作料,鲜嫩可口,其清香独特的味道成为相伴游子一生的乡愁。当然,小树要长到它们母亲那么大,需要若干年几十代人的努力和呵护。
   记不清那棵皂角树是如何夭折的。它紧挨我家院子边,树的上方原来是有水稻田的,后来轰轰烈烈地开大寨地,山上的树和灌木被砍光了,沟渠里水干涸了,水田就成了干地。皂角树在干旱的情况下,才长到碗口粗就渴死了。在那些年代没有肥皂洗衣粉更没有洗涤剂,洗衣服大部分用皂角,当然也有人用滇橄榄的树皮和毛木树叶。皂角长到一定时候,它会自己从树下掉下来,用水浸泡后的汁液,再脏的衣裤都洗得很干净。皂角树干死后,母亲为此难过了很多天。只有它身边的破果树(破果树当地名,不知道学名)还在,这树能长出比豌豆小一点的果子,青绿时候一团团的缀满树枝,孩子们摘下来,用竹子梢头做成玩具枪,青果就是最好的子弹了。每年到了秋冬季节,树叶落了,青果黄澄澄缀满枝头,鸟儿就飞来啄果子吃。
   自然生长的老树,从来就不招谁惹谁。
  
   三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不知觉间,小圃里种上的碎桂花、丁香花、炮仗花等等先后开了,姹紫嫣红,清香拂面。无数个日月黄昏,我静坐花下,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景色中,醉邀风月,月无语,人无忧。
   俗话说,老鸹喜欢蛋打烂。那日不小心被花刺扎了手,才突然想起了前人多栽花少栽刺的教诲,才发觉,在这方寸小圃上,香橼、刺五加、花椒、石榴,还有玫瑰、月季、仙人掌、荨麻等等,食用的观赏药用的,无意中,我怎么就栽了那么多的刺呀。当时的无意,导致后来的悔意,许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真谛了。痛定思痛,我亡羊补牢,四处猎奇找寻,力求种些不带刺的奇花异草。
   哀牢山脉中,有一座叫帽耳山的奇峰,它一柱擎天的伫立在连绵的峰峦上,常年云雾缭绕,如仙山琼阁。我和几个朋友驱车和步行并用到了山下,顺着采药人攀爬的一条悬崖路,手脚并用爬到山顶。在感受一览众山小的同时,发觉在弯腰驼背的松树栗树丛中,最著名的大山茶花争奇斗艳,我知道那是云雾孕育的奇珍,只是长在险处无人识。我欣喜若狂,冒着被国家级保护区护林人员发觉警告罚款和摔悬崖的危险,刨回一小棵来,在小圃里精心围了一个花台种上,日日浇水,盼望它快点长大开出艳丽的花朵。不曾想一个季节过去,它忧郁而终。山茶花离开了它的家乡,思乡心切加水土不服,就含恨而去。
   传说中的奇花异草,应该是濒临灭绝国家保护之类。在不远的山间,当地人引进了一家濒临灭绝植物培育种植企业,说是招商引资的成果,当时我想应该是恐龙时代桫椤棕榈之类的,不想在一次实际探寻中,知道了看似平常的辣木。本来一株常见的植物,被投资者吹得神乎其神,于是就带了一株小苗回来,起初是种植在花盆中,想不到它长势迅猛,就移在院中,一年就长到两米左右,真的是植物中见过长得最快的。它长得快不是好事,因为长高了,摘不到它的嫩芽做菜做药,小芳让我把它修剪矮一些,根据小芳的身高,我就把它锯短,本来已经重新发出嫩芽了,想不到冬天里的几场霜,把它冻死了。“残花成泥有谁葬,鸟语无解人自知”,几多个傍晚,我望着那逐渐枯萎的树桩发呆。
   红河上游,有两条较大的河流并入,形成了三江口。某一年的某一天,来了一家颇具实力的大企业,说要投资几十个亿,利用两边自然形成的高山峡谷,建一个很大的拦河大坝,蓄很多很多的水,在红河中游开发若干个水电站,下游已经接近越南河面平缓不可能开发。后来果真动工了,我专程驱车前往,看到在库区淹没区内,除了亚热带那些常见的开得绚丽多姿的木棉花凤凰花和阔叶林之外,还发现有一个小企业种植了几亩神秘果,老板说即将搬迁了,我说挖一棵小的卖给我。这比枸杞稍大一点的小红果,听说是很早以前从非洲引入的,含有神秘果蛋白,吃一颗后不论吃什么酸的食物都是甜的,但看外貌和普通的灌木植物一样。遗憾的是我没有把它种活,后来神秘果就像那块种植园一样神秘地消逝了。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本来与世无争的奇花异草,在人类狂躁而汹涌的潮汐推进下也不安于现状,风雨中它们随着时代的兴衰而枯荣。依稀间,还记得当年的兰草、石斛之类的风光无限,还记得那些珍贵的金丝楠木黄花梨和红豆杉,未几就销声匿迹。我的小圃不是茫茫原始森林,实在容不下数不胜数的珍稀物种,只能为其间的三两样找寻一个小小的安身之所,只愿不断觉醒的人们记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教诲。
   一垄小圃,不在梦中,就在我的眼前。
  

共5256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优美的散文。一垄小圃,盛满经年的故事,园中那些动物、植物的描述,美得无以复加,作者用细腻的触角和细微的观察,展示着生活的乐趣和美好,更让人如身临其境,深刻感受生活之美和感悟人生的沉淀。如此美丽的散文,让读者沉醉其中久久无法自拔。作者用趣味生活展示着人与自然、动物平衡的准则,提炼了主题,更画龙点睛地指出了如今时代的主旋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让人们警醒,珍惜自然、珍惜环境、珍惜我们的美好家园。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8001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508第1033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8-04-26 23:39:44

山泉君此文,写得真好。
   让人感受自然,感受生活,感悟人生。
   并展示了时代主题和主旋律。

回复1楼 文友::山泉  2018-05-07 15:09:12

老弟辛苦了!
   许是年级逐渐大了,写着写着,总是去怀想那些曾经的往事。新旧比对,真是感慨万千。
   心情的文字,胡堆乱码,总是辛苦老弟修改错别字。

2楼 文友:柳约  2018-04-27 13:23:42

特别抓人的一个开头,引入了一股没落的哀感。回忆不是一座空城,而是有着鲜活的印记,爬满了深沉的感情触角。从苗圃到村落,从山脉到河流,无论是时间、空间描写都非常之阔大,悠远,微观与宏观上的切换,这无疑更加考验作者对文字举重若轻的把控力。
   时光不老,大地上的故事,依然会代代延续。。

回复2楼 文友::山泉  2018-05-07 15:12:33

柳约老弟过誉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很想写点当代的,轻快向上的主题,但无意中总是扯到那些陈年旧事上,絮絮叨叨。
   谢谢一直以来的关注,遥祝安好!

3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8-04-27 20:14:57

读了一遍,不由沉落其中,又美又失落

回复3楼 文友::山泉  2018-05-07 15:13:42

问好高原,谢谢一直以来个关注!

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27 23:46:13

绝品
   建议申报

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27 23:53:24

这篇散文,包含了很多。这些很多在你的记忆中鲜活涌动,直至铺陈在你的文字里。柳约说,时光不老。我说,愿岁月静好,人心温软向善。

回复5楼 文友::山泉  2018-05-07 15:18:17

假期出门去了几天,回复来迟,请雪见谅。
   冗杂的文字,见物思古,那些故事很陈旧了,只是借题释放一种心境罢,离绝很远。
   挚友一直以来的关注,感念在心。

6楼 文友:回味  2018-04-28 15:13:45

每次来读山泉老师的文,都会有很多感悟。还有就是,回家读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想想怎么写文。
   问好!我在学习中……

回复6楼 文友::山泉  2018-05-07 15:27:08

问好回味老师!
   惭愧得很,我的很多文字随心而为,冗杂没有章法,你太过奖了。
   再去找渔舟的时候,发觉不见了,好在好朋友们依然在江山,在一起。

7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8-05-08 18:01:00

恭喜山泉老师再次斩获绝品,易水特来祝贺,恭喜恭喜

回复7楼 文友::山泉  2018-05-10 08:41:41

风萧萧兮易水寒,喜欢你的诗歌。
   看到老友,总会多了几分历经沧桑后的悲怆。

8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8-05-08 20:52:18

小圃里的猫、蜜蜂、蟾蜍,大树下的人们,那些花花草草,在作者的笔下似乎注入了生命,那么鲜活生动。

回复8楼 文友::山泉  2018-05-10 08:43:44

谢谢社长前来!零散的文字,只是释放一种心境。
   遥祝夏安!

9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8-05-08 22:51:02

首先祝贺一下山泉哥哥,很开心。这篇作品获得绝品,早在意料之中。也感动山泉哥哥对文字的虔诚,我再来读。晚安。

回复9楼 文友::山泉  2018-05-10 08:49:11

剪烛西窗,隐含了多少诗意的故事。
   我知道挚友一直在,小娴,你那么忙,还前来,感动自不必说,情谊一直在心底。

10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5-09 16:15:45

祝贺山泉老师佳作获绝,恭喜恭喜!
   前些日子到酒家逛了一圈,顺便闻闻有没有好“酒”,发现您酿造的,上乘!!
   在此向您表示祝贺。

回复10楼 文友::山泉  2018-05-10 08:51:45

天性使然,不喜欢乱串。感觉好久不见老友了,相信一直在江山,默默耕耘……

共26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bjj/ek2.html /erdian/tx5.html /pmw/wY1.html /ggs/eF8.html /sh/wr1.html /bbs/Hb2.html /3088/op2.html /erdian/wt0.html /baijia/dS1.html /ggs/AH5.html /bbs/uI8.html /88410/Ve3.html /0088/Qq6.html /3088/KZ4.html /hb/ub2.html /ks/iO7.html /ggs/zt5.html /wb/qT3.html /gpw/Cl2.html /pmw/OM6.html /wb/gZ2.html /jx/bQ4.html /bjj/uc2.html /xyw/ln7.html /xyw/Fb7.html /bg88/zr2.html /boss/yH7.html /bbsy/YB0.html /ggs/er1.html /88410/yc5.html /wb/tE6.html /1088/my3.html /8888/RA5.html /jx/Vi6.html /tyb/mH6.html /88410/MM0.html /bbs/HY3.html /bbs/hE2.html /bosoo/RS5.html /bbs/oK6.html /88410/UQ1.html /123yn/oQ1.html /baijia/hT2.html /0088/ZH4.html /pmw/Vm6.html /bbs/EI0.html /88410/Df7.html /bosoo/Bb3.html /ggs/iv5.html /3088/wd2.html /hb/GK0.html /8848/WE4.html /123yn/lS1.html /bjj/Kl4.html /ggs/CN4.html /daxue/bF2.html /tyb/iA5.html /ymw/oM0.html /ks/td8.html /0088/yT3.html /ggs/YM1.html /sh/IW6.html /daxue/XF7.html /boss/FJ6.html /123/ML6.html /1088/zG3.html /wb/pL0.html